猫扑体育 / 电竞 / 正文

后直播时代网红求生之道:打赏不够,广告、带货来凑

2018-09-13 15:35:57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

后直播时代网红求生之道:打赏不够,广告、带货来凑

这两个群体之间,只相隔一个小小的屏幕。

屏幕这端,是独自面对麦克风的“艺人”;屏幕那一端,是4亿多的看客。两端的人都希望从对方那里,能得到更多……

资料显示,目前国内映客、花椒、一直播、美拍、陌陌、火山六大娱乐直播平台的有效主播人数约为144万,如果加上游戏直播平台的斗鱼、虎牙、企鹅电竞和熊猫TV,国内知名直播平台的有效主播总数大致应在240万~250万人。

而在屏幕另一端的看客,数量仍在持续增长。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相关报告显示,2017年我国网络直播用户已达4.22亿,年增长率达到22.6%。

但是,如今市场却已经进入后直播时代:主播的头部效应越来越明显,直播收入越来越向头部平台的头部主播集中;直播行业的用户红利逐渐消退,各平台对用户的获取正采取更为激进的方式;除了0.1%的头部主播受影响不大,其余99.9%的主播挣钱越来越难了。

无数个屏幕里面是化着各种妆容、展示各种才艺的主播,她(他)们的目标是从屏幕外的世界想尽办法获得更多的利益;而屏幕外无数道欣赏、艳羡、贪婪、渴求的眼神,也在期待着从屏幕里的世界获取填补空虚、无聊的食粮。

在这场互有所求的狂欢背后,又隐藏着哪些利益和纠葛?

公司、公会和个体户

狭小的空间里,化好妆容、表演才艺、跟粉丝互动……丽丽(化名)很享受目前的主播生活。

丽丽来自湖南省邵阳市下面一个小城镇,在上海一家贸易公司做了几年文员后,去年初辞职,签约某网红经纪公司成为了一名职业主播。

“我讨厌办公室里无趣而且单调的工作氛围。而做网络直播让我从精神上获得了自由,尤其是开播三个月后我的收入就比以前翻了几倍。”丽丽告诉懂懂笔记。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