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体育 / 足球 / 意甲 / 正文

最后一个古典主义球星,他的座右铭是“我抽烟,我喝酒,我思考”

2018-08-11 01:03:52 北京时间

1982年世界杯巴西队拥有济科、法尔考和苏格拉底三位大师,其中苏格拉底1.91米的身高配上超短的球裤,尤为突出。

最后一个古典主义球星,他的座右铭是“我抽烟,我喝酒,我思考”

1974年,20岁的苏格拉底才成为职业球员,在那之前,他忙于考取医学学士学位。中文世界一说称他为“苏格拉底博士”,实际上应为苏格拉底医生,他的学历仅为学士,不过在那个年代,也实属罕见。

苏格拉底在医学上的付出和球场上的努力程度一样——几乎没有,纯天赋。他在场上跑动极少,理由是“那些跑来跑去的人根本不用脑踢球,用脑踢球的人不用瞎跑”,唯一例外是世界杯。

他选择足球而不是医学的理由也是世界杯。苏格拉底后来57岁就去世,嗜好烟酒是其中一个原因,但为了1982年世界杯,他有五个月的时间完全远离,并制定了完整的训练计划备战。5个月后归队集训时,国家队队友都认不出他来,济科后来回忆,跑圈的时候苏格拉底居然跑在最前面,这怎么能忍。遗憾的是,意大利队罗西的爆发终结了巴西队,桑巴军团距离四强仅一步之遥。

“赢球并不是最重要的东西,足球是门艺术,你要向人们展现自己的创造力。”苏格拉底后来说,“如果像梵高和德加斯这样伟大的画家在生前就知道了人们对他们画作的认可度的话, 也许他们就不会那么创作了。你要享受这门艺术,而不是满脑子想着我能不能取得胜利。”

这并不是表面上的大话,苏格拉底的传记作者Andrew Downie被问到私底下苏格拉底是否会为1982和1986两届世界杯未能夺冠而神伤时说,“苏格拉底总是说,没能赢得世界杯是一种恩赐,因为失败会让你学到更多。我觉得这可能是苏格拉底把失败合理化的一种说辞,不过实际上他一生都是这样的态度,对于荣誉、奖牌都不看重,这些对他来说都只是短暂的。他活在当下享受生活,和他所在的人在一起比奖牌或奖杯更重要。”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