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体育 / 电竞 / 正文

“先生,太太自杀了,浑身是血,手腕处的伤口深可见骨……”

2018-07-14 16:44:56 岁月薄凉菇凉留步

傅薄笙是从傅爷爷那里得知何以晴自杀的消息的,他当时整个人都愣住了,甚至觉得胸口划过一丝尖锐般的刺痛,痛得他差点站立不住。

当他看到何以晴的时候,何以晴浑身是血,手腕处的伤口皮肉翻卷着,深可见骨,她像个破布娃娃似的躺在移动床上,那了无生机的样子好像随时随地都会消失一般……

何以晴被抢救过来之后送进了加护病房。

她一直昏迷着。

傅薄笙看着隔了一个月没见面的何以晴,突然间就不认识她了。

这真的是他的妻子何以晴吗?

是那个狠毒的喜欢在他面前装柔弱的何以晴吗?

她怎么会变得这么瘦?

脸色怎么会这么的苍白?

他一把揪住了张妈的衣领说:“我让你伺候她小月子,你怎么伺候的?太太怎么会变成这么一副鬼样子?”

张妈吓得瑟瑟发抖,哽咽着说:“傅先生,你让我不要打给你的,你说只要太太还有一口气在就不用告诉你的。”

“可我没让你照顾她照顾到自杀!我告诉你,太太没事儿还好,要是有事儿,我让你和你的家人一起陪葬!”

傅薄笙暴怒的样子吓坏了张妈,张妈顿时就哭了。

叶子佩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傅薄笙如此暴怒的一面。他的眼底闪烁着担忧和害怕,甚至还有一丝情愫深深地刺激到了叶子佩。

他喜欢上何以晴了?

“先生,太太自杀了,浑身是血,手腕处的伤口深可见骨……”

不!

这怎么可以呢?

叶子佩连忙跑了过去。

“薄笙,你这是干什么?张妈伺候何以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你刚出差回来,别这样。”

叶子佩的手紧紧地握住了傅薄笙的胳膊,那温暖的体温让傅薄笙的怒气缓和了一些。他看着叶子佩,低声说:“你怎么来了?”

“我听说她出事了,过来看看。你这一出差就是半个多月,一回来就发这么大的火,我害怕。”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