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体育 / 篮球 / NBA / 正文

本届世界杯,书业是如何蹭热点的?

2018-07-14 10:54:29 澎湃新闻网

读书人的世界杯,应该是怎样的?世界杯期间,书业是如何蹭热点的?

来自世界三十二个国家的球员,齐聚一堂,与现场或遥远世界角落的球迷,狂欢一夏。多少人或悲或喜,多少人间戏剧。每隔四年的这一个月里,世界上有一半的人口为足球疯狂,而另一半则因为球迷而癫狂,虽然人类文化中泰半体育运动项目都有世界级别的竞标赛事,然而世界杯却只有一个,美国的“足球”运动员们捧起“超级碗”,高喊“我们是世界冠军”,可刨去财富制造的权力之外,大家都应该明白,这个世界终究只是北美大陆一隅,离开这个角落,那个“大杏仁”模样的皮球连玩法都不一样。但足球只有一个,世界杯,也只有一个。

即使读书人的“偷”不是偷,读书人赚钱叫作“润笔”,读书人的世界杯却依旧只是世界杯。除非有那么一项足球锦标,广邀四方编辑、作者与读者踏上绿茵场对决,不厌其烦地为大家上演“纳博科夫转身”“普鲁斯特回旋”——别去纠结这两个名字,因为是我硬凑的。

“如果读书是一项运动,那么足球只能排名第二。”这是一位朋友在为书店策划的促销活动中的一句文案,可惜,设计有多美好,现实就有多残酷——这就是“硬凑”的坏处。阅读从任何角度都不是运动,甚至可能是在足球这一竞技之王的绝对反面。至少,我们不可能在一个国家的作家中,找出十一位来齐聚一堂,进行抛接笔墨纸砚的游戏不是?——“邓南遮带笔向前,他传给了皮兰德娄,皮兰德娄没有停笔,直接一脚踢向稿纸左路,是卡尔维诺!点球!点球!点球!卡尔维诺立功啦!不要给俄国人任何机会!伟大的意大利左后卫!他继承了意大利的光荣传统,但丁、薄伽丘、彼得拉克在这一刻灵魂附体!在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这段话有多扯,现实中我们看到类似的营销案例就有多尴尬。我们当然能够轻易地在浩瀚的文学海洋中,找到合适的句子将欧内斯特·米勒·海明威包装成“世界明星队”的九号高中锋,或者是一杯美式咖啡。作为终日耍弄文字的图书业者,这样的游戏,我们可以玩上一整天。“蜀中无大将,廖化当前锋”“关云长过五关斩六将,搅得曹操禁区一片兵荒马乱”“张飞球门线前喝退前锋”——这是三国的演义世界杯。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