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体育 / 乒乓球 / 正文

弄堂足球踢得欢

2018-07-12 21:23:24 新民网

弄堂足球踢得欢

眼下,俄罗斯世界杯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决战阶段,四年一度的比赛点燃了全世界球迷的热情。天天看球让我欲罢不能,也让我回忆起童年弄堂踢足球的那些事儿。

一条条弄堂是我们的热土,几乎每一条都有我们追逐的影子。放学的铃声刚落,我们就背起书包,像离弦的箭似的,冲出教室,来到弄堂,把肩膀上的书包扔在地上,一左一右叠了起来,就是一个球门,宽度则看弄堂的宽窄而定。

说是足球,其实是一只有点瘪气的皮球,几乎天天要打气。我还特地跑到南京西路朝阳体育用品商店买了一只气针,卸掉打气筒上的铁夹子,插进气针就可以给皮球打气了。弄堂足球没有规则,没有明确的前锋、中锋、边锋、后卫,更没有禁区、越位,人多时就会有一个守门员,人少时干脆没有,个个都是赤膊大将军,撒野地在弄堂里横冲直撞,一双双小脚纠缠在一起。拼抢中时常有人倒下,在弹硌路上吃只“弹簧屁股”也是蛮痛的,可一骨碌又爬了起来,冲进混战的队伍中去。

我们的脚头功夫实在欠佳,常常没把足球射进球门,却踢翻了弄堂里晾晒着的梅干菜摊、鸡笼鸭棚、人家放在家门口的马桶。愤怒的老太倒拿着芦花扫帚,“小赤佬,看侬哪里跑”,可一眨眼,我们捧着皮球已逃到旁边的小弄堂去了。

为了练好射门本领,我在已打烊的煤球店排门板上用粉笔画了一只圆圈圈,对着排门板练射门。“乒乒乓乓”的踢球声吵醒了阁楼上做夜班在睡觉的丁爷叔,他恼怒地赶着我。“再踢一只”,我对着小天窗露出半个脑袋的丁爷叔说着。一记猛射,心慌意乱地将皮球踢了出去,“呯”的一声,皮球射偏了,将煤球店隔壁的石家玻璃窗打碎了。夜晚,母亲把玻璃窗的皮球拿了回来,一顿“竹笋烤肉”我也没能幸免。

弄堂里再也不敢练脚头功夫了,我转去长宁路712弄兆丰别墅后门的一块空地上练射门。那里墙壁上有人用白石灰画了两只大圆圈,专门让弄堂踢球的人去练脚头功夫的。我一有空就去练射门,直把母亲新做的一双“松紧鞋”踢到露出了脚趾头。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