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体育 / 电竞 / 正文

从传奇到吃鸡,我在杰拉网咖玩过的游戏

2018-06-20 15:57:38 华社扥家

高考作文问我们:请以时间为检索,2000年到2018年之间发生了什么?

2000到2018,坐在网吧里砍着传奇的杀马特少年们一个个大了肚腩穿上衬衫卖起保险,浪子回头。

我是浪子彦,我想说说那些年无法回头的江湖。

从传奇到吃鸡,我在杰拉网咖玩过的游戏

2008年夏,电子竞技开始在网吧萌芽。当时或许还不能叫做电子竞技,只是一群没钱的小孩子自发的站在打得好的大孩子后面而已。那一天站在人群最后面的小胖子站在高手后面看了两个小时,最后终于得到了一次免费玩游戏的机会。他的身体兴奋地微微发抖,鼠标却握得很稳。在他开始操作的那一刹那,他想到了第一次玩红白机时双截龙里的Rizer激光枪,他甚至联想到了心目中的英雄杨利伟,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对准了草丛中的影魔,然后丢空了所有的技能。但那时候的凤梨罐头还没有过期,在网吧里砍着传奇的少年也尚未成为传奇。哄笑过后,大家一起在午休回校的间隙里拍掉校服上的烟味。

从传奇到吃鸡,我在杰拉网咖玩过的游戏

再后来历史演变,高中大学一直到上班参加工作,大小休的礼拜六,网吧里坐满了同样不再年轻的野兽,夜晚中坐在靠窗角落的我打开了时下不再热衷的某款老游戏,登录界面的背景音乐响起,本地蚊子轻轻地停在手臂,好奇的盯着这个来自异乡的年轻人,电风扇当当啷啷地带走了第一支烟,窗边的风小了一点,我开始操作。

从传奇到吃鸡,我在杰拉网咖玩过的游戏

就像钢琴再不喜欢演奏者的乐曲也没办法干掉演奏者一样,看了一夜的蚊子翻身打了个哈欠,在你手里的香烟旁边表示抗议。我松了松手,机箱的风声低沉,耳边是细密如雨声的按键和鼠标移动。当年与你相望于后门的黑网吧老板叹了口气:“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前年加盟杰拉网咖后,网吧改成了电竞馆,环境和设备好了很多,上网的小屁孩儿则换成了另外一批。环顾四周,年轻人们的表情显得放松而专注。空调温度刚刚好,光线从四周弥漫过来,窗外是夕照山南岸的雷峰塔。我看了看网咖门口的标语,掐灭了烟。

通宵玩了一晚上的亚索之后,我摇摇头清醒一下,慢慢晃回宿舍。

网吧的江湖隐藏在九零年代的记忆角落,但就如同城隍庙里还在租碟子的音像室,推开崭新的杰拉网咖大门,你依旧见到玩着页游的枭雄。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