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体育 / 武术 / 正文

杨式太极拳第六代传人黄仁良回忆先师张玉当年教拳的体悟

2018-06-18 10:07:15 武术人

杨式太极拳第六代传人黄仁良回忆先师张玉当年教拳的体悟

1、对“无过不及”要求:

       初学拳架时,我和其他拳友一样,只知道对弓步的前脚有“无过不及”的要求,在前弓时以膝盖不过脚尖为准。如膝盖超出脚尖,是为“太过”;膝盖未到脚跟,是为“不及”。在练拳时,只注意了弓步前脚的膝盖,忽略了手,每逢拳架定式往往将手伸得过前过直。先师曾多次走到我身旁来纠正,让腰胯再松沉些,手臂略后收成微曲,肘部下坠而略含外掤。如此经过反复纠正,拳架定式时,手掌恰到脚尖,不再超前,立身中正了,手臂也达到了圆满状态。先师再三告诫:“无过不及”不是单指弓步的膝盖,也指手掌和全身各处,手不过脚尖,肘不过膝盖。在以后的练拳中,就逐步体悟到手、腰、身、脚所有动作,乃至运劲、行气、呼吸,都应有“无过不及”的要求。“无过不及”不仅是在太极拳锻炼中,对全身各部位动作的要求,它也是为人处世的准则。所以我在《杨式太极拳习练指南》一书中,将“无过不及”的要求,列为拳架的检验标准之一。

2、对“舌舐上颚”新解:

       很多人都知道,练太极拳要“舌舐上颚”,却不知道为什么舌要上舐?是否自始至终要上舐?初级阶段一直在捉摸、体会,后来终于找到了一些感觉。几次坐着看书或写字,时间稍久就精神萎靡不振,对写什么?看什么?逐渐变得模糊,老年人更会出现如此情况,于是便放下书笔,舌舐上颚,端正静坐片刻,能提起精神,头脑又清醒了。我首先体悟的就是“舌舐上颚”,能帮助“虚领顶劲”,能提起精神。在练拳时在动作熟练的基础上,很注意“舌舐上颚”,但是否需一直上舐而不变,便产生了新的疑问?有时老师在练拳,我便在一旁静心地观察,并发现先师每逢拳架定式全身松放时,嘴唇略显松开见到其舌尖也有微露,多次观察都是如此。后来我便偷偷向老师请教,先师笑而不答,过一会儿便说:“舌尖也是一处末梢,你可知道什么是气贯四梢?什么叫一动无有不动”?之后在练拳时就注意舌尖随着拳势的开合,有了一提一放细微动作。如此一配合便增强了全身一张一弛的感觉,同时又增多了口中津液,先师嘱咐过口中津液不能唾弃,嚥入腹中对肠胃有好处,练完拳口也不渴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