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怀瑾老师教大家静坐和禅定的基本功夫,并没有传授真正的禅宗

2017-12-21 23:31:21 先生南怀瑾

南怀瑾老师教大家静坐和禅定的基本功夫,并没有传授真正的禅宗

父亲一直认为,自己虽然多次讲过有关禅门修行的方法,也会带领大家打七,但那只是教大家静坐和禅定的基本功夫而已,自己并没有传授过真正的禅宗。他曾说:“如果我讲禅宗,门前草深三尺。”也就是说,如果真的讲禅宗,那必定会门可罗雀。而父亲的门客一直只见增多不见少,开个玩笑说吧,可见他确实没有讲过真正的禅宗。我想父亲并非不愿传授自己修习禅宗多年所得的精髓,只恨未见有缘人。那些对父亲趋之若疏的学生里,也无人有能力接取父亲的衣体。如果贸然说已经传授佛法,不仅不会有益于他们,反而会使其刚刚浅尝辄止即自以为是,自称已然悟道,变狂禅,如此必将贻害无穷。

南怀瑾老师教大家静坐和禅定的基本功夫,并没有传授真正的禅宗

从门派上讲,父亲是属于临济宗一派的。他说:“按照临济宗的传承,是应该有人接棒才对。”想到自己还没有接棒的人,父亲该是多么伤心啊。没想到接棒的人还没有下落,学生中倒有人给父亲惹了不少麻烦。一天,父亲在办公室的时候,突然电话响了,父亲原本以为可能是他的学生或者朋友打来的,却不想是“总统府”打来的,他感到十分奇怪。后来“总统府”的人才说,有人写信到“总统府”,说:“要国家有救,只有找南怀瑾才行。”于是便要查问一番,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父亲这才了然,于是便跟“总统府”的人解释了一下,说这并非他本人所为,自己并不知情,或许只是有人开玩笑而已。这才消除了他们的疑虑。

其实类似的事已不止一桩了,协会里学生们(或者在听讲人中)有一些天真的想法和做法,虽然是基于对父亲的尊敬和崇拜,但当时却给他造成了不少困扰。

南怀瑾老师教大家静坐和禅定的基本功夫,并没有传授真正的禅宗

协会的各项发展逐渐步入正轨,父亲也可以稍稍放宽心了。办教育的精神稍微放松下来,对于故土亲人的思念便瞬间涌上父亲的心头。在夜阑人静之时,午夜梦回,愁上加愁,父亲不禁想起了远在海峡彼岸的故土家园。当年去四川十余年,如今,渡海出唐山又是二十余载,他不禁满怀感伤地吟道:“故园西望泪清然,海似深情愁似烟,最是梦回思往事,老来多半忆童年。”父亲想起了远在海峡对岸的祖父母,想起了几十年久未谋面的妻子——我的大妈。两岸局势如此,她又艰难度日,头发恐怕也早已白了吧!又想到童年时两人两小无猜的往事,父亲动情地写下了一首诗:

忆内

辛苦艰危发早华,童年犹忆住他家。

庭园百卉先春艳,蝶蝶双飞争扑花。

像父亲这样常怀千岁忧之人,或许只有在万籁无声的深夜,才会偶尔放松自己,让一些儿女情怀浸润他终日为众生苦乐忧劳的赤子之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