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致绿茵浪子维耶里

2017-12-05 19:21:21 猪猪评球

绝大多数人都对变化感到难以适应,尤其是在一个资源越来越稀缺的年代。抗拒改变乃人性使然,许多人将适应变化视为一项艰巨的任务,而非增添人生新篇章的机会。有规律的稳定生活让人更自在,在这种环境下,人们不会因为不知道明天将会发生些什么而担忧。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致绿茵浪子维耶里

(图)在30年的球员生涯中,前门将Jon Burridge曾效力29家俱乐部

但凡事都有例外。你也许很难想象,仍有一群人渴望改变,他们很容易对绝大多人习以为常的生活感到厌倦——就像游牧民族。通俗来讲,游牧民族就是四处漂泊的人。在人类文明早期,我们的祖先都具有游牧特征,会因为资源紧缺、居住地受到威胁或出于探索的需求而不断迁移。不过随着时间推移,他们都会定居下来。人们打造帝国,种植庄稼,知道明天的食物从哪里来,以及晚上在哪儿睡觉。常规变成了一种习惯,因此绝大多数人都会避免变化。但游牧民族却不会依附于任何一个地方,在内心深处,这群人总是渴望改变。

各行各业都不乏拥有游牧式行为和特征的人,足球也是如此。例如,阿内尔卡在跨度接近20年的职业球员生涯中曾效力于超过10家俱乐部,在单个俱乐部效力的最长时间也只有4个赛季。另一个有趣的例子是德拉奇(Matej Delac)——作为著名的切尔西“租借球员”,德拉奇是目前切尔西俱乐部内效力时间最久的球员,但迄今为止甚至从未代表蓝军一线队参赛。德拉奇一直被切尔西外租,年仅25岁的他已经为超过8家俱乐部踢球。

斯科尔斯和吉格斯数年前退役,拉姆在上赛季结束后告别绿茵,特里不再是切尔西队长,托蒂也已不再为罗马踢球。而在更久远时期,我们还能想到马尔蒂尼家族:塞萨尔-马尔蒂尼球员生涯15年,其中12年在AC米兰度过;保罗-马尔蒂尼为AC米兰效力超过20年,赢得了所有可以赢得的俱乐部荣耀,他的儿子也曾是米兰青年队的一员。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