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训练,至死方休

2017-11-24 21:05:03 逍遥如云

在我的房间,有两个壶铃,一个是二十斤,另一个也是二十斤。

Frost听了,登时发作起痴狂病来,摘下SBD的护腕,就狠命摔去,骂道:“什么罕物,卧推空杆都伤了,还说‘助力’不‘助力’呢!我也不要这劳什子了!”

没有半蹲就没有深蹲,没有深蹲就没有灵魂。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训练,至死方休

他不愿Frost再想这件事,忽然抬头笑道:你看,这个杠铃杆上的片已经满了。

Frost道:嗯。Tamon道:你可知道已装了多少斤? Frost道:三百公斤。

Tamon的心沉落了下去,笑容也冻结。因为他数过杠铃片

他了解一个人若是清楚的面对着几百公斤却毫无惧色,那是多么的可怕。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训练,至死方休

蹲着蹲着莫名其妙冲出来好几只狗,我心想我什么时候领养这么多只狗。他们戴着护腕,手里拽着助力带,好像要对着我诉说什么拆台,会说话的狗,他说他是为了力量举,看能不能喷我,多换一些关注。

该配合你卧推的我演推不起来,在逼一个最无力的人强行狗带,什么时候我们开始收起了真诚,顺应装逼的大军看那些多人助力推。

如果你愿意一点一点一点的蹭腿拉起来,你会发现,你会讶异,你是我见过的最强的犯规选手。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训练,至死方休

少弯举的人,推起来的杠铃通常都比较有分量。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